主号http://guandongxue.lofter.com/是绑微博的,这个号只是绑定了网易博客所以经常不小心同步上来,没什么好看的。虽然主号也不怎么用(。)
 

为可能到来的刷屏致歉(8月23日:危机已解除)

网易博客要关了,迫不得已只能先搬到LOF来,根据官方给的搬家时间,在未来的7到10天左右可能会有大面积(毫无价值的)旧博文刷屏,虽然粉丝不多还是提前道个歉。

……不过话说回来真是悲伤啊我明明是因为百度空间关了才搬到网易来的,结果网易也要关OTZ博客真的落后时代了吗……如果能搞定搬迁问题的话我在自己的空间里搞博客也行啊TAT


8月23日:搬迁已完成,居然直接创建了一个新地址……而且旧文也可以保留,太好了(躺平)

查看全文

啊侠风npc实力大赛最后是剑圣赢了

难怪我不打猴子难度的邪线就会死在他手里(ntm)
四强是天王龙王城主剑圣,师傅在八强里。
原帖:【侠客风云传】侠客风云之第一届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第三阶段:淘汰赛) http://tieba.baidu.com/p/5497273091

查看全文

侠前部分队友插话等等的……

大字是没截到图的原文(大意),小字是其他介绍和我的吐槽。







MAYA图不多但是一整理起来分析+吐槽的就好费时间……新版沐萍剧情啥的下次再说吧(((

查看全文

【古方古】花落未成阴(二)

◇不太熊的小P孩预警

◇不一定能变成西皮

◇差不多每次写个梗写完就分段,字数不一定


  方云华的确是个颇为聪颖的孩子。就算不拿古实比,所有人也都能感受得到。

  卓人清并没有因为早几天收徒就先教方云华,而是等过了几日,古实正式拜师入门,才将两个孩子聚在一起,从最基础的内容教起。先是要他们熟背心法口诀,两个孩子都还认不全字,卓人清便先念给他们,要他们一句句记下来。长长的一段口诀,方云华重复个三五次便能背得差不离,古实却还把几个关键的词句完全记反。卓人清摇摇头,怕他把方云华的记忆也带歪了,便要方云华去旁边反复诵记,把写着口诀的书本摊在古实面前,一个字一个字地指着念,想用识字的方式促他记下来。

  古实一边听着不远处方云华的琅琅背诵,一边紧张地边识字便试着记下,过了半日,总算把那些字都认得差不多,可以自己对着书本记诵了。吃过午饭,卓人清让二人继续背诵,方云华央道:“师父,我已记熟了,可以先教我下一步吗?”卓人清看了一眼古实,道:“内功是一切武功的根基,背得倒背如流也无害处,你且再反复熟练一阵,顺带等等你师弟吧。”方云华垂首道了声“是”,便又背过身去琅琅背诵起来。

  看到这些,古实心里有些难过,只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师兄,只想快点把心法背下来。可他心里越急,嘴皮子就越是打架,又被卓人清盯着,原本能诵出的一些句子也语无伦次起来。卓人清见状叹了口气,借故离开,走前吩咐古实不必着急,这两天能记下来就行。

  等卓人清关上门后,古实沮丧地耷拉下肩膀,但也不那么紧张了,翻回第一页,没精打采地从头背了起来,却居然比方才要顺上不少。又过了两遍,古实察觉耳边似乎少了些什么,却听到一声“喂”,急忙转过头去,看到方云华扭头看着他,登时红了脸,吞吞吐吐道:“师、师兄,我不及你聪明,你可别嫌我……”

  方云华摆摆手表示不介意,又道:“不如我来帮你吧。书给我拿着,你背给我听,记不住了我便提醒你,免得你看书又看了整页,也搞不清哪里记没记住了。”古实大喜,但又讷讷道:“这、这不是耽误师兄的时间……师父会生气的……”“不会的,反正我已经背熟了,师父也叫我多多提携指导师弟嘛。”方云华笑嘻嘻地走过来,直接从他手中夺走了书,翻开第一页道:“背吧。”

  古实也只得道:“那、那就多谢师兄……”然后开始背诵。方云华毕竟是和他同岁的孩子,虽然有师兄之名,他在其面前也不会太过紧张,与自己独背时差不了多少。偶尔记不起下文,只消停顿稍长一点,方云华便会适时提点一两个字,他便又能接下去了。如此又过了十来遍,古实已经基本能顺下来,方云华也合上书,倚在墙边听他背,同时自己嘴里也跟着他默念。再过两三遍,古实彻底不用他提醒,自己也能从头到尾熟背了,方云华便跳了起来,把书塞回他怀里,展颜笑道:“好了,我去找师父来考校你。”说完也不等古实回答,便跑出门去。

  等到卓人清回来,古实又紧张起来,但好歹背了一整天,怎么也不可能全然忘记,只是速度稍微慢了些许、偶有磕绊。唯有一处卡住时,脑海里实在空白,卓人清微微蹙眉,但还是耐心等着;他便下意识看向方云华,正好看到方云华也在对他做口型,有了刚才被提示的经验,他当即读懂了那口型,赶快接了下去,卓人清似乎也未察觉,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过了这一关。卓人清又看向方云华背,方云华立刻挺起胸膛,用比古实快好几倍的速度清脆地背诵了一遍,卓人清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虽然两人都通过了考校,天色却不早了,卓人清只来得及讲解前几句口诀的含义,太阳便已偏西。口诀前几句是讲述本门武功根基主旨的宏大之句,卓人清看看面前两个紧皱眉头的小脑袋,便道:“今天便到这里吧。这几句的含义,你们回去要好好理解,口诀也要日日复习不息,我明天会再次考校。”又对古实道:“实儿,你今日做得不错。”古实哪敢答应,低头道:“都、都是多亏了师兄帮我……”卓人清转头,看到方云华有点得意地坐直了身躯,想起自己当初学艺时的景象,不禁捋捋胡髭,微笑道:“云华做得好。师兄弟就该这般。”见古实和方云华都用力点头,才示意两人离开。

  等走到外边,大气都不敢出的古实才算是放下心口的石头,低声对方云华道:“谢、谢谢师兄方才帮我,可是这样算不算欺瞒师父……”方云华小手一挥,道:“那怎么能算,你原本就能背下来,我都听见的。”古实觉得师兄说得有理,可还是觉得在师父面前不能完整背诵也不该通过考校,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方云华见他不往前走,有几分不耐烦,直接抓着他的手往前扯去:“走啊,在屋里闷了大半天,你不嫌烦吗?咱们去后山玩儿吧。”

  “可、可师父还叫咱们好好理解口诀……”古实被往前拽着走,仍是步履缓慢。方云华被说破心事,一时不悦,索性把手一甩,瞪着古实道:“好,那你便回去想吧,最好连饭也不要吃。”古实被甩开手,只道师兄生自己气了,慌忙去抓方云华的手,央道:“这、这可不成,那、那我们便先去玩,晚间再……”不等他说完,方云华便再次面露笑容,继续扯着他向前走去,边道:“这就对了嘛,这才是我的好师弟。”

  方云华的步履稍快一些,古实被他抓着手,要紧赶慢赶才能追上。但下午才刚被师兄帮了那么大的忙,又刚见他重露笑颜,古实也不敢开口求师兄慢一点,自然更加不会去想,为什么早已把口诀背得滚瓜烂熟的师兄,在帮自己提点记诵的时候,需要从自己手里拿走书卷去看。


TBC

查看全文

【古方古】花落未成阴(一)

正文不屏蔽注意事项屏蔽是要闹哪样。


  东方曦已叛向天龙教,甚至不惜隐瞒圣堂现世的消息——这条密报传来时,正道武林无不惊怒交加。武当派是东方曦的出身门派,更是面上无光,就连初为人父没几日的古叶也无法再专心侍弄妻儿。好在应付其他门派的质疑、东奔西走共商策略的重任被其他师兄弟接下,古叶得以留守武当山操持门派事务,但纵是如此,一门上下师徒的杂务、安抚人心惶惶的年轻子弟等活儿也都落在他的头上,再加上妻子体弱、稚儿夜哭,让他整日忙得焦头烂额。

  古叶对此倒并无太多抱怨,因为武林叛徒出自本门,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忧心。过去与东方曦最为交好的是师兄卓人清,听到那个消息后,他彻夜未眠,第二天清晨便打点好了行囊,顶着满眼红血丝要去少林。庄人骏在下山路上拦着不让走,劝他再与同门商量一番,至少多带几个人一起,好歹是暂时劝住了;但古叶也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就算各大门派商量之后,武当必然也是要去人的,到那时候没人能有理由再拦着师兄。

  也没什么必要拦。他们师兄弟当年关系都还不错,谁去都是一样的既愤怒又痛苦,只不过师兄更甚余人三分罢了。所以,当卓人清带着近似托孤的神情,要他留在武当专心照看弟子们、也好好抚育新生幼子的时候,古叶没怎么犹豫便应了,只说声师兄一路保重。

  过了数月,卓人清带着一身伤回到武当,东方曦没有回来。身为武林泰斗门派的亲历者,对于发生了什么,卓人清自然有一套对所有人公开的交代,但下了场面,便绝口不提此事,倒关心起古叶的儿子这几个月长大了不少来。

  武当这一代的四大弟子只剩了三个,恰好需要一个全真道的掌教、一个正一道的掌教和一个统领二道的武当掌门。本来卓人清是大弟子,武功又最高,张丰雁一直有意让他接这最重的担子;只是卓人清一直推托自己年轻力量不足,倒像是在等什么似的,张丰雁身体也还强健,便不勉强。经了这次事后,张丰雁到底是心里难过,病了一场,卓人清忙前忙后似乎沉稳了不少,其余人再提起掌门之事,卓人清也不再推拒。

  外边的事情总算解决,家里是三人对三个位置,尘埃似乎就可以这么落定下来,古叶也总算能缓口气。数月以来没人有心思帮他想什么祥瑞之兆,他的儿子便也一直没取名,也没人领出去转转,只是每日咿咿呀呀地在母亲怀里抱着。等到这边事了,终于有人想起来,说这孩子说不定将来也要接任一派掌教,张罗着赶快取个好名字来。

  卓人清坐在床边,看着那体格稍有些瘦小、憨头憨脑的婴孩,沉吟半晌,说道,希望这孩子将来能够传承我武当派的正统,不要再走上弯路。两下里一合,便循着他父亲的名字,叫做古实了。


  古实便是在如此殷切的期盼下,在武当山一天天长大。可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初下生时被派内的愁云惨雾、无太多人关心他给影响了,他处处的反应都有些迟钝似的,说话也比一般孩子晚上不少。聪明的孩子都会开口讨大人欢心的时候,他还一句话都说不利索,只能一个词一个词地往外蹦。纵是派里没几个小孩子,不同年纪的武当弟子也常有返家探望的,回来互相讲些趣事,免不得提到亲戚朋友哪年哪月生的娃儿已经会如何如何。一对比起来,古实倒确实是那有些鲁钝的了。

  正一道掌教的儿子是个傻的——这话忒也难听,没人敢说,但总会有风言风语传到古叶耳朵里。古叶倒也没太在意,他心知儿子小时候自己缺了些照料,怕是错过了最好教育的时机,心里是有些愧意的;何况儿子也不是真傻,只是学得慢些,真让他用心去记的歌诀等等,古实多花好些工夫,倒也能磕磕绊绊说得大致不差。大约只是资质平庸,需要多等一些时候,多花些力气去调练罢了。

  可古叶这个父亲有耐性去等,别人却未必能等。等到古实能隐约理解自己似乎并不被所有人喜欢的时候,卓人清正式接任武当掌门,可以开始收徒了。那一日下午,古实正被母亲陪着,努力去记起昨天教给他的唐诗,这个时间本该在督导弟子们练习的父亲突然进门,唤他去紫霄宫一趟。古实脑袋里还是乱成一团的唐诗,一时转不过弯来,直到母亲轻轻推他一下,才急忙先应了一声,跟着父亲走出门去。

  紫霄宫是武当派的正殿,平时不会让小孩子胡闹,古实拢共也没去过几次,而且每次父母必然会事先叮嘱他,进殿后必须保持安静,不可嬉闹。在古实模糊的记忆里,那里是个广阔而肃穆的地方,似乎应该等自己长大了才能进去。可这次父亲点名要自己,却不用母亲,一路上他用小脑袋左思又想也猜不出是什么事,只能挪动小腿跟在父亲身后。走到殿前,两个武当弟子推开虚掩的门,古叶先走过去,古实也费力地迈过对他来说还有点高的门槛,不敢开口央求父亲拉他一把。

  殿外的太阳还很明亮,即便殿里点了灯,仍要过一会才能适应室内稍暗的光线,古实一时只能看到父亲的背影,亦步亦趋地跟在后边。走了一会,父亲放慢脚步,又回头按住他的肩膀示意他停下,他便乖乖站在了原地。父亲继续向前走去,古实顺着他走的方向看过去,逐渐看清两侧站着些武当弟子,前方不远处背身站着他的卓伯伯,身边还有一个没见过的小身影。这副光景有些新鲜,虽然父亲平日多次告诫他在这种时候要盯着卓伯伯,古实仍然忍不住好奇地向那个小身影多看了一眼。

  那是个穿着洁净布衣的小男孩,身量似乎是比自己高一些,规规矩矩地站在卓伯伯身边,眼神似乎也在向这边瞟。古实眨眨眼睛,刚想仔细看看他的脸,却听父亲唤了声“师兄”,卓伯伯也应了声“嗯”,急忙收回目光。他看到卓伯伯转过身,和父亲低声交谈几句,便和颜悦色地冲自己招招手,道:“实儿,你过来。”

  古实答了声“是”,刚想挪步跑动,突然想起殿里不能奔跑,连忙改为快走,结果踉跄了两步,总算没摔倒,跌跌撞撞地走上前去,却感觉那个小男孩的眼睛追着自己,好像带上了一点笑意。但在卓伯伯面前,他不敢看过去,停下来就低着头。他听卓人清说了一番话,大致是什么你出身武当又有些根骨,定然是要学武的,如今你年纪已差不多,可以正式拜入武当门下,虽然你爹爹是正一道掌教,可我们师出同门也不用这么死板,你可以拜我这个掌门为师,再同你爹爹学太极拳,云云。

  那些派系等等古实是听不懂的,只知道这是要自己学武拜师。他生在武当,本来也没想过别的做法,又是父亲和卓伯伯的要求,当即点头称是。卓伯伯微微笑道:“那么,过几日的黄道吉日,你便正式行拜师礼,到时候改口称我师父便是了。今天先来见见你师兄罢。云华,你过来。”

  听到呼唤,被称作云华的小男孩立即向卓伯伯躬身,轻捷地走到他身前,面向古实。古实这才看到他的脸,只见他面容白净,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眼珠儿灵活地把自己从头到脚打量了一圈,嘴角便带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古实张了张嘴,还没等话说出来,就听卓伯伯说道:“这是我新收的徒儿,叫方云华,以后便是你的师兄了。云华为人聪颖,你要多向他学习。”古实只得把酝酿了一半的话吞回肚子里,闷闷应声“是”。又听卓伯伯对那小男孩说道:“这是古实,过几天便是你的师弟了,比你小几个月,你对他要多加提携指导。”方云华乖巧地回道:“谨遵师父吩咐。”

  今日之事其实也就这么多,卓人清又交代了几句,便遣散了众人,又让一名武当弟子带方云华四处参观一下。古实不知是不是该回屋继续背唐诗,望向父亲征询意见;古叶捋捋最近才开始蓄起的胡子,道:“实儿,你也跟着去吧,也跟你师兄熟络熟络。”古实明明对武当派各地已经很是熟悉,却不知为何内心有些雀跃,立刻答应下来,一时也忘了殿内不能奔跑的规矩,快步追上了已经走出几丈远的方云华,却看到方云华恰好也在这时候转过脸来看他,并不意外他跟上来似的,一脸偷笑。

  虽然不明就里,古实也跟着憨憨地傻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跟着方云华往外走。走到殿门前,那个弟子先踏了出去,方云华比古实高一些,见左右没有其他大人,便直接跳过了门槛。古实怕被落下,赶忙要拎起衣襟抬脚,一只小手却突然伸到了他眼前。他怔怔抬起头,正对上阳光下方云华的笑脸:“师弟,别再绊着了。”古实腾地红了脸,犹犹豫豫地握住那只手,口齿不清地说道:“谢、谢谢师兄……”

  方云华用力一提,想借着个巧劲把古实带过门槛,无奈古实技艺生疏,过是过来了,只是还站不稳,差点扑到方云华身上,方云华一闪,又赶紧一拽,才好险没让他撞到那个武当弟子。饶是如此,这已经是古实从来没有过的体验,站定之后,他看着方云华有点得意的表情,摸摸跳得像打鼓似的小胸膛,明明吓了一跳,却觉得愉快得很,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

  他心想,师兄这样的孩子,大概才是爹爹、妈妈、卓伯伯他们最喜欢的吧。


TBC

———————————————————————

莫名其妙写了一堆上一辈的恩怨情仇和小傻孩的苦逼生活之后我自己都觉得上仙出场是一种救赎了(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二)……

查看全文

补上天一奇毒支线的插话

感谢 @悠游幻世 的提醒。我没有特意培养过小商所以不确定这个插话是不是新的,总之放上来先——而且我要吐槽(……)

前情是主角众查到丐帮长老遇害可能跟唐门的毒有关,于是去唐门找唐冠男打听,但糖罐比较冷淡,于是大师兄就想:


看到“交情也不深”这一句,我非常兴奋地跑去八卦门把小商拉了过来,大家都懂嘛,商唐毒蜂恶狼,关系好着咧。

……结果并没有什么卵用。小商吭都不吭一声,小唐也完全没有见到了好基友想多聊两句的意思。最后我还是只好拉了小燕子来,小燕子表示跃跃欲试。就在我以为这剧情好像就能这么一成不变地解决掉的时候——

……MD你现在知道维护唐门了?!刚才找你来打招呼的时候你就装死?!你们对基友到底是个什么定位啊?!

不过这些就先不管,既然队友发生了冲突,我们来关注一下眼前,既然小商自认为保护唐门我的责任(雾),那他会不会阻止小燕子呢?……然后还没等我期待到一个结果


……这官方吐槽撞人设了吧喂!!虽然小商的插话确实不多!就连他爹去武当找茬的时候我带着他他都不带吭声的!(这一战上仙和古实都会插话)

然而小商对于自己跟别人撞人设当然是不满的,因为他明明是粗口狂野型人设:


(打起来打起来.jpg)

嗯,如果是二师兄的话这里肯定就打起来了233333不过他撞人设的对象是优雅美丽(雾)的小王子,所以小王子只是


并不是很想理小商的样子,只是既然点到自己头上了,就顺便回个嘴(。)

然后小商也没话说了,也不找小燕子的麻烦了,小燕子去偷了他基友的毒出来也不管,事情平安解决,皆大欢喜可喜可贺。

可能是我脑补得太多,不过像小商这种人物介绍里就带着“恶性”,不像上仙一样至少表面功夫做得好的,偏小反派的角色……他能入队固然是好事,但是总觉得大家相处起来会很麻烦233不过目前的绝大多数同人都是基于本传的,本传能入队的基本上都是狭义上的好人,所以至少不会因为互相看不惯作风之类的原因起冲突;但前传这个队伍,就比如小王子虽然话少,但心里跟明镜似的,跟好孩子们只是寡言,但他肯定是不想跟小商一起混的,从这个对话来看小商肯定也很不爽小王子。大师兄虽然有调解能力,但毕竟不像未明一样个个都能刷成生死之交,如果硬把这些人放在一队,脑补一下实际发生的事情,说不定挺好玩的hhhhhhh(说这么多你倒是写啊!)

查看全文

关于云华上仙家世和成长环境的一点思考

之前看到过某位太太的一篇文,猜想云华上仙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大概有他是某个家道中落混乱世家的少爷、跟后母私通,之后相当于被赶入武当以免分家产等等。文写得特别好,对他人格扭曲的形成也很有解释力,但是自己真想参考着写点什么东西的时候才注意到,……上仙他是武当这一辈的大师兄啊(……)
先不管古实,其他年轻弟子也都喊他师兄的,而且他有问鼎掌门之位的权威,一定是入门很早;而且根据谷月轩等人的说法,除非未明这种奇才,大部分人的功夫都是要从童子功开始练的,也就是说上仙也需要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去拜师。虽然这一点大家都一样啦但谁让上仙有名字有脸我就非要关注他(靠)
然后就想到了身世问题。按说不太可能大家都是孤儿,虽然仔细想想侠风里不是侠二代、并且父母不清楚是否在世的,也就是上仙和杨云等寥寥几个。我是不太了解古代的武学家师徒制度是怎样,如果真是那种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亲爹娘可以放在一边(反正不是独生子女的话父母也有别人养)的感觉的话……杨云无视掉父母在不远游、自家师父过世就开始天南海北当游侠,也就算能解释了?
而古实那边,因为他是古叶的儿子,按照笑傲里的设定,就算他一出生就拜师,也不跟别人一起排辈,只按年龄叫师兄弟姐妹。但即便如此他也是二师兄一类的角色(他叫师兄的对象只有上仙),说明上仙比他稍微大一点,其他弟子都比他小;要么就是别人入门都晚不少,功夫也不如他,过意不去就按照入门顺序喊他师兄了,这也指向上仙入门更加早的结论(。)
……说这么多just因为我这周目侠前终于试着养古实,同时带着上仙保通关,结果之前那个古+方(还没想好能不能西皮,估计比较困难)脑洞又开始蠢蠢欲动了(。)他们俩的关系,表面上真的挺好的……古实那么喜欢他师兄,上仙在变得那么暴戾之前,肯定也是给过古实甜枣才能变成这样的……
至于上仙是怎么变成后来那样的,emmm其实老版里他是听从未明的吩咐才给卓人清下的毒,而且下毒之后各种心惊肉跳特别紧张,也轻易被未明骗着吃了那个啥丸,感觉这样才是正常的反应,有点小坏心但是没那胆子的(。)虽然这样就该质疑为啥未明能这么坏了,不过主角嘛(……)可是新版上仙就成了个彻底的坏胚,这个,能不能圆上再说吧_(:з」∠)_我就是想写他们俩都是小孩子时期的事…………我才不是正太控!(。)

查看全文

侠客前传燕宇插话集——王者风范天赋不是白来的!!

说这次加了不少对话,于是我从能带燕宇开始就一直带着了,基本上做了的应该都看到了(除了实在刷不出来OR错过的任务,比如塔娅骑士精神相关任务,快刀小孟任务,以及有人谎称夜叉被少林寺抓走所以我们去助拳的任务),能截的尽量截了,有的没截到我也记了一下。整理如下:






还有一个没截到的是救纪玟时讲到傀尸作恶多端侮辱人尸体做成僵尸,小王子插了一句“……该杀。”这个印象里旧版也有,但我GET不到他插话的点(。)另外南少林任务全程都没有插话,孟婆任务也是(虽说他应该不知道孟婆是谁啦……)给聂胜点根蜡烛。

总的来说,这一轮新加的插话,包括幽冥路里的燕宇剧情,基本上都是在强调——他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勤王之子这个身份,或者说很在意自己的皇家血统。他其实还没为了保自己的命而想要彻底逃离帝王家,不管是身份作祟还是单纯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都很关心朝堂,关心天下能否稳定。但,就算只是解释成他是个心怀家国的普通武人,那也不影响什么,因为无论是天下霸图未明还是幽冥路阎罗,都是本着一个为了天下苍生才走上的那条路,燕宇只不过比他们多了一个血统,多了一个大义的理由而已。所以说王者风范这个天赋不是白来的!(拍桌)

其他人的插话我也尽量截了一些,但除了这周目作为新队友重点培养的少嫖头之外,其他人的肯定不全,之后通关了再整理一波出来。

查看全文

小tag是为了防雷,其实跟西皮一点关系都没有。
最近贴吧有人搞了个侠客本传第一武道大会,就是所有有名有姓的角色都用最强数据不带剧情buff上场,排列组合用ai打ai,各自先手一次,海选淘汰等等都走一遍,看最后谁赢。因为人物太多赛程太长,现在第一轮都还没比完,但已经出现了很多惊人结果。……虽然也有分数统计方式和ai太笨的原因啦(……)
然后我这次关注的重点是——陆少临居然主场客场都在10会合内战胜了任剑南。这和我印象里不太一样啊教练(……)
不过想想也正常,南南血确实薄,最强的是地图炮和连斩,附带一个给队友加buff的内功,但这些单挑都用不上。而少嫖头用刀的,本传一个四格直线大——砍刀,虽然肾有点虚,但他dps莽啊(……)
前传少嫖头也特别强,四格直线变成三格了,但每回合都能用,腿短也总能打着人,也能学连斩。不过这周目剑法主要培养小王子了没养南南,没法直观感受强弱了。但是俩人定位还是一个地图炮一个莽。就很有种,小组合作效率再高,高考还是要自己上考场的感觉(……)
附比武大会地址:【侠客风云传】大型测试:侠客风云之第一届天下第一武道大会(预选赛阶段) http://tieba.baidu.com/p/5353797107

查看全文

补充小王子的幽冥路最终战支援对话。

虽然只有一句(……)打上补丁之后在第九回合刷出来的青城支援,跟小王子有关的只有这点,热烈庆祝小王子获得燕小弟称号hhhhhh总觉得之后他就会像任剑南被酒友组带坏一样被带坏(……)

重点当然还是P3他自己那一句啦。“救命之恩”表面上是指救青城派,不过实际上嘛,肯定是指罗煞他们力保勤王之子啦。啊他真好。(躺平)

顺带一提,这后边的对话是曹岱指责青霞子助纣为虐,青霞子说我们只是报恩而已,青城派面临危机的时候你们那些名门正派又在干什么呢?曹岱就吞吞吐吐地说在开会啊没想到他们来这么快之类的。青霞子就说ANYWAY救我们的是酆都,这个恩我们一定要报,要打就打吧。……道长真好啊道长。跟什么丐帮之流比起来。

幽冥路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虽然江天雄啊天龙教啊该死的都死了该活的也都活了,但峨眉还是钦定被灭门,剧情上又必定有几家救不过来。比如厂花那边见到的时候已经没了,又有几家肯定会救不过来,那些大门派还只是被收编,好像霹雳堂之类的就直接灭了?而且我大逍遥谷完全路人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未明的事。嘛,不过作为一种IF路线,能弥补其他路线里的部分遗憾也就够了。

幽冥路的燕宇小王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概说一下前情,十几年前罗煞还是朝廷武官,在勤王事件里替勤王求情未果,勤王死后一气之下落草为寇。后来进了酆都,又参与了保护聂胜儿子(即不动,但去救的时候以为是勤王遗孤)的事件,救下孟婆,并对勤王遗孤耿耿于怀。图上这段剧情是后期酆都开挂搭救各大门派的事件,战斗成功之后发生图上对话。截的不全,我手动概括一下。

P1:救下青城派之后,小王子照例一串省略号,算是打招呼(……)

P2:阎罗给青城派讲自己的宏图大业,又是要打倒天龙教又是要拯救苍生又是要推翻朝廷自己上去爱民如子之类的,但小王子只对推翻朝廷产生了反应。

P3:罗煞数落皇帝,大概是因为他自己参与过,特别提了一嘴勤王的事,但这时候两个人应该是彼此不认识的,罗煞不认识小王子,小王子也不知道当年帮过他爹的人是谁

P4:接P3,小王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5:上一P之后青霞子用眼神和话语提醒小王子,总算冷静下来了

P6:但还是说出了这种话!这种非常明显的怂恿可不是小王子经常说的!

P7:而且还讲出一番大道理!但你接在上边那些动作之后很没说服力啦!(

P8:青霞子出于种种考虑也只能答应了,而酆都糙汉子们一听青城里边有人明确支持他们,特别开心,说哎这位小兄弟你也是性情中人啊,来咱们喝一杯去,然后小王子。……他好可爱(……)

P9:附赠一张CEO卖萌。


总的来说,我就是深刻感觉,比本传时期还年少了几岁,还是有点血气方刚沉不住气的小王子,特别的,可爱!!!!本传时期他已经沉稳了很多,对着亲叔叔找上门也能面不改色,而且东厂线最后也能淡定对待皇帝,最终下杀手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沈澜,旁人看来赞叹归赞叹,但就是默默的心疼。但至少这个十四五岁的小王子,还保留了一份少年心性,还会为家门血海深仇激动,还会对想要拯救父亲和自己的义士差点暴露身份,还会用光明正大的理由对师傅耍耍任性,还会对不擅长的事情明确露怯,这才是他这个年纪本来该有的模样啊QAAAAAAAAQ你们看看跟他同岁的未明内心和外表活动有多丰富!(……)

二师兄自己动了起来(大雾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境容:

不知道为啥gif这么大,流量预警XDD

刚开始刷会有点慢缓冲完了图的速度就正常了。。。。

共3个动图,大概算是二师兄的动态颜艺~

OOC预警 = =+


 








=========不知所云的分割线=========

突然发现有辣么长时间都没来lofter了= =

消失的这近2年完成了人生的一个大转型w

最近点开了新的技能点Live2d,就把手伸向了心心念的二师兄XDDD

原图来自侠风前传的壁纸,画渣模仿宣太太的笔触,一度怀疑人生中2333


查看全文
© 血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