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http://guandongxue.lofter.com/是绑微博的,这个号只是绑定了网易博客所以经常不小心同步上来,没什么好看的。虽然主号也不怎么用(。)
 

【古方古】花落未成阴(一)

正文不屏蔽注意事项屏蔽是要闹哪样。


  东方曦已叛向天龙教,甚至不惜隐瞒圣堂现世的消息——这条密报传来时,正道武林无不惊怒交加。武当派是东方曦的出身门派,更是面上无光,就连初为人父没几日的古叶也无法再专心侍弄妻儿。好在应付其他门派的质疑、东奔西走共商策略的重任被其他师兄弟接下,古叶得以留守武当山操持门派事务,但纵是如此,一门上下师徒的杂务、安抚人心惶惶的年轻子弟等活儿也都落在他的头上,再加上妻子体弱、稚儿夜哭,让他整日忙得焦头烂额。

  古叶对此倒并无太多抱怨,因为武林叛徒出自本门,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忧心。过去与东方曦最为交好的是师兄卓人清,听到那个消息后,他彻夜未眠,第二天清晨便打点好了行囊,顶着满眼红血丝要去少林。庄人骏在下山路上拦着不让走,劝他再与同门商量一番,至少多带几个人一起,好歹是暂时劝住了;但古叶也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就算各大门派商量之后,武当必然也是要去人的,到那时候没人能有理由再拦着师兄。

  也没什么必要拦。他们师兄弟当年关系都还不错,谁去都是一样的既愤怒又痛苦,只不过师兄更甚余人三分罢了。所以,当卓人清带着近似托孤的神情,要他留在武当专心照看弟子们、也好好抚育新生幼子的时候,古叶没怎么犹豫便应了,只说声师兄一路保重。

  过了数月,卓人清带着一身伤回到武当,东方曦没有回来。身为武林泰斗门派的亲历者,对于发生了什么,卓人清自然有一套对所有人公开的交代,但下了场面,便绝口不提此事,倒关心起古叶的儿子这几个月长大了不少来。

  武当这一代的四大弟子只剩了三个,恰好需要一个全真道的掌教、一个正一道的掌教和一个统领二道的武当掌门。本来卓人清是大弟子,武功又最高,张丰雁一直有意让他接这最重的担子;只是卓人清一直推托自己年轻力量不足,倒像是在等什么似的,张丰雁身体也还强健,便不勉强。经了这次事后,张丰雁到底是心里难过,病了一场,卓人清忙前忙后似乎沉稳了不少,其余人再提起掌门之事,卓人清也不再推拒。

  外边的事情总算解决,家里是三人对三个位置,尘埃似乎就可以这么落定下来,古叶也总算能缓口气。数月以来没人有心思帮他想什么祥瑞之兆,他的儿子便也一直没取名,也没人领出去转转,只是每日咿咿呀呀地在母亲怀里抱着。等到这边事了,终于有人想起来,说这孩子说不定将来也要接任一派掌教,张罗着赶快取个好名字来。

  卓人清坐在床边,看着那体格稍有些瘦小、憨头憨脑的婴孩,沉吟半晌,说道,希望这孩子将来能够传承我武当派的正统,不要再走上弯路。两下里一合,便循着他父亲的名字,叫做古实了。


  古实便是在如此殷切的期盼下,在武当山一天天长大。可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初下生时被派内的愁云惨雾、无太多人关心他给影响了,他处处的反应都有些迟钝似的,说话也比一般孩子晚上不少。聪明的孩子都会开口讨大人欢心的时候,他还一句话都说不利索,只能一个词一个词地往外蹦。纵是派里没几个小孩子,不同年纪的武当弟子也常有返家探望的,回来互相讲些趣事,免不得提到亲戚朋友哪年哪月生的娃儿已经会如何如何。一对比起来,古实倒确实是那有些鲁钝的了。

  正一道掌教的儿子是个傻的——这话忒也难听,没人敢说,但总会有风言风语传到古叶耳朵里。古叶倒也没太在意,他心知儿子小时候自己缺了些照料,怕是错过了最好教育的时机,心里是有些愧意的;何况儿子也不是真傻,只是学得慢些,真让他用心去记的歌诀等等,古实多花好些工夫,倒也能磕磕绊绊说得大致不差。大约只是资质平庸,需要多等一些时候,多花些力气去调练罢了。

  可古叶这个父亲有耐性去等,别人却未必能等。等到古实能隐约理解自己似乎并不被所有人喜欢的时候,卓人清正式接任武当掌门,可以开始收徒了。那一日下午,古实正被母亲陪着,努力去记起昨天教给他的唐诗,这个时间本该在督导弟子们练习的父亲突然进门,唤他去紫霄宫一趟。古实脑袋里还是乱成一团的唐诗,一时转不过弯来,直到母亲轻轻推他一下,才急忙先应了一声,跟着父亲走出门去。

  紫霄宫是武当派的正殿,平时不会让小孩子胡闹,古实拢共也没去过几次,而且每次父母必然会事先叮嘱他,进殿后必须保持安静,不可嬉闹。在古实模糊的记忆里,那里是个广阔而肃穆的地方,似乎应该等自己长大了才能进去。可这次父亲点名要自己,却不用母亲,一路上他用小脑袋左思又想也猜不出是什么事,只能挪动小腿跟在父亲身后。走到殿前,两个武当弟子推开虚掩的门,古叶先走过去,古实也费力地迈过对他来说还有点高的门槛,不敢开口央求父亲拉他一把。

  殿外的太阳还很明亮,即便殿里点了灯,仍要过一会才能适应室内稍暗的光线,古实一时只能看到父亲的背影,亦步亦趋地跟在后边。走了一会,父亲放慢脚步,又回头按住他的肩膀示意他停下,他便乖乖站在了原地。父亲继续向前走去,古实顺着他走的方向看过去,逐渐看清两侧站着些武当弟子,前方不远处背身站着他的卓伯伯,身边还有一个没见过的小身影。这副光景有些新鲜,虽然父亲平日多次告诫他在这种时候要盯着卓伯伯,古实仍然忍不住好奇地向那个小身影多看了一眼。

  那是个穿着洁净布衣的小男孩,身量似乎是比自己高一些,规规矩矩地站在卓伯伯身边,眼神似乎也在向这边瞟。古实眨眨眼睛,刚想仔细看看他的脸,却听父亲唤了声“师兄”,卓伯伯也应了声“嗯”,急忙收回目光。他看到卓伯伯转过身,和父亲低声交谈几句,便和颜悦色地冲自己招招手,道:“实儿,你过来。”

  古实答了声“是”,刚想挪步跑动,突然想起殿里不能奔跑,连忙改为快走,结果踉跄了两步,总算没摔倒,跌跌撞撞地走上前去,却感觉那个小男孩的眼睛追着自己,好像带上了一点笑意。但在卓伯伯面前,他不敢看过去,停下来就低着头。他听卓人清说了一番话,大致是什么你出身武当又有些根骨,定然是要学武的,如今你年纪已差不多,可以正式拜入武当门下,虽然你爹爹是正一道掌教,可我们师出同门也不用这么死板,你可以拜我这个掌门为师,再同你爹爹学太极拳,云云。

  那些派系等等古实是听不懂的,只知道这是要自己学武拜师。他生在武当,本来也没想过别的做法,又是父亲和卓伯伯的要求,当即点头称是。卓伯伯微微笑道:“那么,过几日的黄道吉日,你便正式行拜师礼,到时候改口称我师父便是了。今天先来见见你师兄罢。云华,你过来。”

  听到呼唤,被称作云华的小男孩立即向卓伯伯躬身,轻捷地走到他身前,面向古实。古实这才看到他的脸,只见他面容白净,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眼珠儿灵活地把自己从头到脚打量了一圈,嘴角便带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古实张了张嘴,还没等话说出来,就听卓伯伯说道:“这是我新收的徒儿,叫方云华,以后便是你的师兄了。云华为人聪颖,你要多向他学习。”古实只得把酝酿了一半的话吞回肚子里,闷闷应声“是”。又听卓伯伯对那小男孩说道:“这是古实,过几天便是你的师弟了,比你小几个月,你对他要多加提携指导。”方云华乖巧地回道:“谨遵师父吩咐。”

  今日之事其实也就这么多,卓人清又交代了几句,便遣散了众人,又让一名武当弟子带方云华四处参观一下。古实不知是不是该回屋继续背唐诗,望向父亲征询意见;古叶捋捋最近才开始蓄起的胡子,道:“实儿,你也跟着去吧,也跟你师兄熟络熟络。”古实明明对武当派各地已经很是熟悉,却不知为何内心有些雀跃,立刻答应下来,一时也忘了殿内不能奔跑的规矩,快步追上了已经走出几丈远的方云华,却看到方云华恰好也在这时候转过脸来看他,并不意外他跟上来似的,一脸偷笑。

  虽然不明就里,古实也跟着憨憨地傻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跟着方云华往外走。走到殿门前,那个弟子先踏了出去,方云华比古实高一些,见左右没有其他大人,便直接跳过了门槛。古实怕被落下,赶忙要拎起衣襟抬脚,一只小手却突然伸到了他眼前。他怔怔抬起头,正对上阳光下方云华的笑脸:“师弟,别再绊着了。”古实腾地红了脸,犹犹豫豫地握住那只手,口齿不清地说道:“谢、谢谢师兄……”

  方云华用力一提,想借着个巧劲把古实带过门槛,无奈古实技艺生疏,过是过来了,只是还站不稳,差点扑到方云华身上,方云华一闪,又赶紧一拽,才好险没让他撞到那个武当弟子。饶是如此,这已经是古实从来没有过的体验,站定之后,他看着方云华有点得意的表情,摸摸跳得像打鼓似的小胸膛,明明吓了一跳,却觉得愉快得很,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

  他心想,师兄这样的孩子,大概才是爹爹、妈妈、卓伯伯他们最喜欢的吧。


TBC

———————————————————————

莫名其妙写了一堆上一辈的恩怨情仇和小傻孩的苦逼生活之后我自己都觉得上仙出场是一种救赎了(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二)……

评论
热度(5)
© 血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