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http://guandongxue.lofter.com/是绑微博的,这个号只是绑定了网易博客所以经常不小心同步上来,没什么好看的。虽然主号也不怎么用(。)
 

【古方古】花落未成阴(二)

◇不太熊的小P孩预警

◇不一定能变成西皮

◇差不多每次写个梗写完就分段,字数不一定


  方云华的确是个颇为聪颖的孩子。就算不拿古实比,所有人也都能感受得到。

  卓人清并没有因为早几天收徒就先教方云华,而是等过了几日,古实正式拜师入门,才将两个孩子聚在一起,从最基础的内容教起。先是要他们熟背心法口诀,两个孩子都还认不全字,卓人清便先念给他们,要他们一句句记下来。长长的一段口诀,方云华重复个三五次便能背得差不离,古实却还把几个关键的词句完全记反。卓人清摇摇头,怕他把方云华的记忆也带歪了,便要方云华去旁边反复诵记,把写着口诀的书本摊在古实面前,一个字一个字地指着念,想用识字的方式促他记下来。

  古实一边听着不远处方云华的琅琅背诵,一边紧张地边识字便试着记下,过了半日,总算把那些字都认得差不多,可以自己对着书本记诵了。吃过午饭,卓人清让二人继续背诵,方云华央道:“师父,我已记熟了,可以先教我下一步吗?”卓人清看了一眼古实,道:“内功是一切武功的根基,背得倒背如流也无害处,你且再反复熟练一阵,顺带等等你师弟吧。”方云华垂首道了声“是”,便又背过身去琅琅背诵起来。

  看到这些,古实心里有些难过,只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师兄,只想快点把心法背下来。可他心里越急,嘴皮子就越是打架,又被卓人清盯着,原本能诵出的一些句子也语无伦次起来。卓人清见状叹了口气,借故离开,走前吩咐古实不必着急,这两天能记下来就行。

  等卓人清关上门后,古实沮丧地耷拉下肩膀,但也不那么紧张了,翻回第一页,没精打采地从头背了起来,却居然比方才要顺上不少。又过了两遍,古实察觉耳边似乎少了些什么,却听到一声“喂”,急忙转过头去,看到方云华扭头看着他,登时红了脸,吞吞吐吐道:“师、师兄,我不及你聪明,你可别嫌我……”

  方云华摆摆手表示不介意,又道:“不如我来帮你吧。书给我拿着,你背给我听,记不住了我便提醒你,免得你看书又看了整页,也搞不清哪里记没记住了。”古实大喜,但又讷讷道:“这、这不是耽误师兄的时间……师父会生气的……”“不会的,反正我已经背熟了,师父也叫我多多提携指导师弟嘛。”方云华笑嘻嘻地走过来,直接从他手中夺走了书,翻开第一页道:“背吧。”

  古实也只得道:“那、那就多谢师兄……”然后开始背诵。方云华毕竟是和他同岁的孩子,虽然有师兄之名,他在其面前也不会太过紧张,与自己独背时差不了多少。偶尔记不起下文,只消停顿稍长一点,方云华便会适时提点一两个字,他便又能接下去了。如此又过了十来遍,古实已经基本能顺下来,方云华也合上书,倚在墙边听他背,同时自己嘴里也跟着他默念。再过两三遍,古实彻底不用他提醒,自己也能从头到尾熟背了,方云华便跳了起来,把书塞回他怀里,展颜笑道:“好了,我去找师父来考校你。”说完也不等古实回答,便跑出门去。

  等到卓人清回来,古实又紧张起来,但好歹背了一整天,怎么也不可能全然忘记,只是速度稍微慢了些许、偶有磕绊。唯有一处卡住时,脑海里实在空白,卓人清微微蹙眉,但还是耐心等着;他便下意识看向方云华,正好看到方云华也在对他做口型,有了刚才被提示的经验,他当即读懂了那口型,赶快接了下去,卓人清似乎也未察觉,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过了这一关。卓人清又看向方云华背,方云华立刻挺起胸膛,用比古实快好几倍的速度清脆地背诵了一遍,卓人清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虽然两人都通过了考校,天色却不早了,卓人清只来得及讲解前几句口诀的含义,太阳便已偏西。口诀前几句是讲述本门武功根基主旨的宏大之句,卓人清看看面前两个紧皱眉头的小脑袋,便道:“今天便到这里吧。这几句的含义,你们回去要好好理解,口诀也要日日复习不息,我明天会再次考校。”又对古实道:“实儿,你今日做得不错。”古实哪敢答应,低头道:“都、都是多亏了师兄帮我……”卓人清转头,看到方云华有点得意地坐直了身躯,想起自己当初学艺时的景象,不禁捋捋胡髭,微笑道:“云华做得好。师兄弟就该这般。”见古实和方云华都用力点头,才示意两人离开。

  等走到外边,大气都不敢出的古实才算是放下心口的石头,低声对方云华道:“谢、谢谢师兄方才帮我,可是这样算不算欺瞒师父……”方云华小手一挥,道:“那怎么能算,你原本就能背下来,我都听见的。”古实觉得师兄说得有理,可还是觉得在师父面前不能完整背诵也不该通过考校,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方云华见他不往前走,有几分不耐烦,直接抓着他的手往前扯去:“走啊,在屋里闷了大半天,你不嫌烦吗?咱们去后山玩儿吧。”

  “可、可师父还叫咱们好好理解口诀……”古实被往前拽着走,仍是步履缓慢。方云华被说破心事,一时不悦,索性把手一甩,瞪着古实道:“好,那你便回去想吧,最好连饭也不要吃。”古实被甩开手,只道师兄生自己气了,慌忙去抓方云华的手,央道:“这、这可不成,那、那我们便先去玩,晚间再……”不等他说完,方云华便再次面露笑容,继续扯着他向前走去,边道:“这就对了嘛,这才是我的好师弟。”

  方云华的步履稍快一些,古实被他抓着手,要紧赶慢赶才能追上。但下午才刚被师兄帮了那么大的忙,又刚见他重露笑颜,古实也不敢开口求师兄慢一点,自然更加不会去想,为什么早已把口诀背得滚瓜烂熟的师兄,在帮自己提点记诵的时候,需要从自己手里拿走书卷去看。


TBC

评论(9)
热度(5)
© 血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