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http://guandongxue.lofter.com/是绑微博的,这个号只是绑定了网易博客所以经常不小心同步上来,没什么好看的。虽然主号也不怎么用(。)
 

【战无同人】君心所向-开篇(石田三成攻略中心)

◆编年史3背景战国无双同人,以攻略石田三成为中心,搀杂编年史2与令旗所向的梗。

◆多分支多结局,各路线之间互为平行世界,选项时点之前发生的事以结局部分的解释为准。

◆依路线不同,结局剧情可能出现各种雷要素,避雷提示将在结局选项前给出。

◆除了各种游戏百科之外,作者看过的战国相关物只有司马辽太郎的《关原》,120%会出现各种历史BUG。

◆本质上就是一篇可供读者代入的苏文,请谨慎食用。

◆由于LOFTER的技术限制,男女主双路线只能砍成男主单路线。欲获得完整代入苏(可自定义姓名)的阅读体验,请点击这里



  庆长四年,初春。


  曾身为天下人的丰臣秀吉辞世已有半年,其幼子秀赖尚不谙人事,坚定的保护者大纳言前田利家则重病在身。全国上下都弥漫着不稳的气息,虽然在利家的余威下,秀吉遗臣的派系斗争尚未浮上水面,然离水面亦不远。  

  伏见德川公馆。本多正信退出家康的房间,他们刚刚就一旦发生事件,现下的丰臣势力谁可能加入自己一方、谁又将加入另一方进行了推测。自己一方自然是实力强大的大老德川家康,而另一方,则是在官位和领地上都完全无法抗衡的治部少辅石田三成。如果只从两人的实力对比来看,三成的挣扎仿若蚍蜉憾树,但如果他能说服其他大名服从于他则另当别论。因此,尽早拉拢更多人到自己身边来是有必要的。

  身为跟随家康多年的老臣,本多正信在大多数人选上与家康达成了一致。伊达政宗、黑田长政、藤堂高虎、田中吉政等人都识得时务,不会被三成的花言巧语诓骗;其中藤堂高虎更是早已主动向家康示好,他的数次主君更换都仿佛是提前预知到主家的兴衰才择木而栖,在这个时节投靠过来,让家康十分满意。而福岛正则、加藤清正等人虽是丰臣旧将,却与三成私怨颇深,又没有什么城府,很容易就能被劝说拉拢。论数起来,能稳定加入三成一方的人并不多,只是还有一些人的作风尚且捉摸不定,也有待日后争取。

  让正信退下后,家康本想今天就此歇息,却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刚才所谈论的一切,尤以投向不明的武将最为明晰。他思忖着与这些人有关的种种情报:佐竹义宣听说与三成私交甚笃,恐怕难以说动;毛利辉元兵力雄厚,如果可能的确不希望他投奔三成;还有……

  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他和本多正信在讨论中都未提及的一位武将,——或称之为浪人也无妨。分明已经与那人也相识已久,怎么会一时忘记了呢。是上了岁数吧,家康嫌弃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看来有些事情,必须趁自己还能保持着这样的清醒状态时尽早解决了。

  这么说来,那个武将可能的选择也是相当不稳定的。论资历,他恐怕不浅于自己。听说他最初是斋藤道三收留的浪人,道三被儿子杀害后他便跟随了织田信长;他在本能寺之变中奇迹般逃脱,又继续跟随秀吉征伐天下,直至今日仍居留大坂城中。在对织田家与丰臣家的长久侍奉中,他可谓战功累累,却始终未被授予城主之位,俸禄也只够养活自己与宅邸中的仆从们。具体原因家康并未打听,但他多少能猜得到:若不是因为其本人生性过于寡淡,那么多半是因为交游太广、又太过不拘小节,引起主君猜忌了吧。

  据说他曾在长篠之战前夕造访武田本阵,又有人说看到他在本能寺之变前与明智光秀交往甚密,而他在小田原之战的间歇时多次与北条家人相谈甚欢更不是秘密。随便哪一条都可以被安上通敌的罪名直接斩首,但真到了战场,他又能毫不犹豫地与对方性命相搏。这样虽然多少消除了主君的怀疑,却又凭空添加上另一层恐惧:他能转眼间就对私交密切的人如此残忍,那么我这个主君在他看来又算什么?大约是因此,诸位主君对他的金钱赏赐从不吝啬,但却始终没有给过他封地或直属自己的士兵。好在他本人似乎并不介意这谨慎的冷待,依旧四处交游,似乎与全日本的大名都说得上话。

  家康当然并没有闲到对任何一个没有封地的武将都如此了解,他第一次对这个武将产生深刻的印象,是在三方原之战。当时自己的三河被武田大军进攻、危在旦夕,虽向盟友信长请求援助,然而信长也正苦战于包围网,最终只派了三千援军前来,领头的正是那名武将。家康对这样的援军有些失望,但也知道信长无法抽调更多,反倒对这名弃子般的武将产生了一点同病相怜的同情。但他很快发现这同情是多余的,因为这名武将在战场上的表现简直令人目瞪口呆,可以说除了自己身边的本多忠胜之外,他还从未见过如此骁勇善战的身影。那名武将在乱军之中,一马当先冲杀在最前线,无论前方有多少敌兵都从不显畏惧,在被称为乱世最强的武田骑马队中杀出一个个缺口;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是援助家康,从不恋战,只是在家康前进或后退的方向上奋勇开辟出一条血路。可以说,自己最后能够全身而退,少不了这位武将的功劳。尽管家臣死伤甚众,他还是不由得赞叹信长派来了极为合适的人选。因此,尽管三方原最终还是大败,这位武将的过往和之后的行动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不过家康当然也并没有天真到会认为他当初大力帮助了自己,今后也就还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当时的他遵照的是信长的命令,而后的行动又表现得对丰臣忠心耿耿,更不要提他也和三成那伙人关系密切了。之前没有想起他,完全是因为他作为武将孤身一人、既没有领地士兵也没有家族妻室,甚至连与哪位大名联姻的愿望都不曾显露。

  这样一个孤家寡人即使再武勇,加入哪方的影响也不会大。但这并不代表家康不愿意收徕这样一个人才,毕竟忠胜都曾提起过,想在尚能战斗的时候与他正式交手一次。听说在这个时节,那位武将仍毫无紧张感地四处走访,若来到伏见也不奇怪。如果那位武将真的来了,家康决定至少尝试一下。


  机会来得比料想还快。没过几日,家仆便带来了消息,称那位武将最近到达伏见,希望拜访家康。家康自然欣然允诺,在茶室中与他见了面,仅有侍女小姓在旁服侍,并无他人。两人先例行交流了些城间大事,例如对故太阁的怀念、利家的病情等,又回忆了些乱世往事,赞叹如今的太平年代。其间,除了说明客观状况,对方对家康的诱导性话题一直不予回应,不知是生性寡言还是别有避讳。

  正在家康思考如何进一步试探时,家康的侧室阿茶轻轻将门拉开一条缝,询问他们两人是否要用晚餐。家康看向武将,见他轻轻颔首,便告之阿茶,让她去传达。阿茶关好门后,家康笑着主动对他介绍道:“方才那位是阿茶,我多年前就纳来的侧室。模样或许不算美丽,却是位相当温柔且伶俐的妇人。我年纪已不轻,身边有这么一人照应,日子过得也算舒适。”

  听家康说着,武将面带微笑看向阿茶离去的方向。将之视为对这一话题的赞许,家康趁机问道:“我与您相识这么多年,却从未得见您的夫人,不知……?”武将依旧保持着刚才的笑容,却微微摇了摇头。家康继续追问:“那么,现今见您也仍身强体壮,我便不禁要以老友的身份关切您的子嗣了。您当下可有中意的姑娘?”对方再次摇头。家康抚掌笑道:“如此人才,也确实难以找到般配的夫人。那么,请容我唐突提请:其实我有一养女,名唤阿奈,近正待字闺中。您若不嫌弃,可否在伏见多留驻几日,择日与她一见?”

  他这话说得客气,但要家康的养女嫁给连封地都没有的武将,可谓是实打实的下嫁了,凡有意投靠德川一方的人大约都会感激涕零。另外,秀吉临终前明令禁止大名间擅自通婚,家康也不打算在利家仍在世时就明目张胆违背他的遗命;但这位武将并非大名,即使他答应了,三成也挑不出毛病来。这样想着,家康故作愉快般眯缝起眼睛,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毕竟是关系到终身大事吧,那名武将显然陷入了深思。家康也并不着急,见他没有立即回答的意思,便打算先带他去吃饭,几日后再问回答也不晚。但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他听到了对方的回答:



  L1 多谢家康阁下厚爱!如能得令爱垂青,在下自将喜不自胜。

  R1 多谢家康阁下厚爱,但在下为悼念亡妻,早已决定终生不娶。

评论(8)
热度(3)
© 血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