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http://guandongxue.lofter.com/是绑微博的,这个号只是绑定了网易博客所以经常不小心同步上来,没什么好看的。虽然主号也不怎么用(。)
 

【战无同人】君心所向-西军-结局8(石田三成攻略中心)

本来想留了原地址就懒得在这边更了,不过既然还有好几位小天使点赞(((总,总之看完了别打我(……)


◆编年史3背景战国无双同人,以攻略石田三成为中心,搀杂编年史2与令旗所向的梗。

◆多分支多结局,各路线之间互为平行世界,选项时点之前发生的事以结局部分的解释为准。

◆依路线不同,结局剧情可能出现各种雷要素,避雷提示将在结局选项前给出。

◆除了各种游戏百科之外,作者看过的战国相关物只有司马辽太郎的《关原》,120%会出现各种历史BUG。

◆本质上就是一篇可供读者代入的苏文,请谨慎食用。

◆由于LOFTER的技术限制,男女主双路线只能砍成男主单路线。欲获得完整代入苏(可自定义姓名)的阅读体验,请点击这里


本结局注意点:角色无原配设定,角色性格偏离无双,历史侧胡扯

点此返回上一选择支


  “欲成大事之人,应该有包容仅仅一人的器量。”

  “……什么?”三成一愣。武将继续解释道:“失去了权力地位的家康,不过是一介布衣老人。他虽然居心叵测,但确有治世之才。若能利用他的头脑,定对天下大有裨益。此战之后,我们必将迎来太平盛世,我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才努力生擒了他。”

  虽然武将说得在理,三成心里却一百个不愿意,可他是指名武将发表见解的人,不便立即反驳,就宣布道:“此事下回再议,今天就到这里吧。治部少丞留下,我们再详细讨论。”其他官吏三三两两散去后,武将走到三成的侧近坐了下来。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三成质问道,“为何反对杀家康?你不是想了许多计策来打败东军吗!”“我的想法刚刚已跟您说过,虽非违心之言,倒是有些不能让其他人听去的话没有明说。是什么样的内容,您不妨先猜猜看。”武将笑了笑。

  三成狐疑地看着他,稍微回想了一下刚才他说过的话:“除了说应该留下家康的理由之外,你起初还说到‘欲成大事之人’……?这是指什么?如今天下已定,最大的祸患已除,还有什么大事可成!”

  武将淡淡答道:“今后数年,直到秀赖大人成年前,您都将手握重权,地位也必然高于战前,这不是大事吗?之前您性格鲜明、疾恶如仇,并以此排除了家康,并没有什么不好;可今后,您若想继续治理太平盛世,便不该如此了,否则迟早会再次将政权分化,让国家陷入动乱。”

  “……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三成咕哝道,许多丰臣旧部加入东军早已让他心有余悸,“可是性格这种东西,却没那么好更改。”“所以,我才会说出劝谏之词。”武将温和地笑起来,“您也不必改变自己的性格,只需听从多方意见,再做出决断;这样还能获得从善如流的美名。”

  “非要立刻体现在放过家康上吗?”即使相信了武将的判断,三成仍不死心。“在手掌大权后能放过仇敌家康,是建立您恩名的第一步,也是很重要的一步。”武将劝道,“其实只要放他一命便可,您若厌烦他,大可以将他流放到边远之地。”

  “……不必,你说的确实有理。论才能,他的确可以做个谋臣;论人望,将他留在身边我更放心。而且也可以让他的存在提醒我自己,不要太随性行事了。”三成说完便站起身,“今天就回去吧,明天的会议中我直接对他们说这个决定好了。”

  武将也站了起来,跟在三成背后向门外走去。三成在准备跨越门口时突然停了下来,对差点撞到他身上的武将说道:“那个,今天多谢了。若不是你这么劝说,我说不定还会任性下去。……以后,也请继续辅佐我。”说完这句话,他便像耗尽了所有精神似的,也不等武将回话,便用比刚才快得多的速度疾速走出了院落。武将看着他的背影,无奈又欣慰地笑了。


  次日,三成便当众宣布了自己新的打算。见他改变心意,其他主杀派也说不出什么了。熟知三成性格的家康得知自己被留下性命时十分惊诧,但由于领地全被没收,除千姬外的所有子嗣都遭到流放、终生不得任官,他也心灰意冷,短短数月内须发皆白,从志在千里的老将成了行将就木的老朽。

  既然家康是这样的状态,自然也不能指望他提出什么治世之策了。反倒是那个武将,在终于被授予官位后如鱼得水,人脉广博,处事圆滑,又懂得平衡各家利害,为三成提出了不少与建议。三成经过自己的判断后选择性采纳,在朝中的声望也越来越高。

  庆长六年春,经多名官吏举荐,三成升任正四位下治部卿,那个武将也随之升为正六位下治部大丞。前来庆贺的人络绎不绝,已然看不出当初对他仅有畏惧的嫌隙。此时的三成,已可说牢牢把握了实权和人望。

  然而这仅仅是朝中的状况。战国乱世刚刚结束不久,见天下第一的实力者被消灭,又有人蠢蠢欲动了。当年冬天,东北地区再次发动地方豪族的武装叛乱,甚至不用想便知道是谁在背后主使。这一次,三成直接让上杉军越界前往平定叛乱,并派左近与武将前去支援。尽管路途遥远,但叛乱规模不小,两人最后还是赶上了一次主战,并取得了胜利。

  战后,三成以秀赖名义命伊达政宗上洛。由于政宗已有两次前科,多数人都不再相信他的辩解,武将甚至拿出了证据——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谋逆密约,有东北除上杉外各家的花押与签名,并且与当年被秀吉发现的有所不同,是两者均与伊达家一致;大约是曾经被他独自撇清关系的各家,这次格外注意了吧。

  这下,政宗百口莫辩。东北各家均被大幅削封与改易,家主被流放到种子岛一代。关于这些空出来的领地的处理,三成邀武将到家中商议。


  “按理说,那附近的功臣就只有上杉家。可是除丰臣外,现在上杉家与毛利家是最大的大名,一旦再度加封那么大的领地……我虽然相信兼续和景胜,可他们只是这一代人,再增加上杉家的实力,我怕他们的后人会做出对丰臣不利的事来。你怎么看?”三成对武将吐露了自己的担忧。

  武将并不直接回答,而是回忆起了往事:“故太阁还在世时,有一次召集了许多地位较低的将领来夜谈,我也在其中。故太阁开玩笑地问,我们觉得在他死之后,将由谁来治理天下?有人说是前田利家,也有人说是毛利辉元,以这两个答案最多。”

  “加贺大纳言最终都是丰臣的忠实守护者,毛利家也加入了西军,这些人的眼光实在不怎么样。”三成并未参与那次夜谈,虽然突然被武将岔开话题,也饶有兴致地听了下去,“秀吉大人怎么说?”

  武将继续讲道:“故太阁没有理会这些答案,等到大家差不多说完,他才笑着否认了这些人,说尽管这两人位高权重,却野心不大,而他认为最有可能的,是德川家康。”“还是秀吉大人懂得人心,看出家康会趁机作乱。不过我们已经胜利了,这种可能也断绝了。”三成扬了扬头,有几分得意。

  “他还没有说完。其他人对这个观点表示过赞同后,他又若有所思地说道,倘若家康没有取得天下,那天下大概就要由石田治部少辅来治理了,治部少辅也是有觊觎天下的想法、并且有足够的才能治理天下——”

  武将的话被霍然起身的三成打断了:“什么?!秀吉大人竟是这么看待我——等等,你不要信口开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三成重新坐下,叱责武将,“秀吉大人如果真的怀疑我的忠诚,岂会委我以如此重任!”

  “我仍记得当时在场的许多人,若您不信,可以找他们当面对质。”武将面无惧色,仿佛三成的反应早在他意料之中,“您的忠诚暂且不论,故太阁在如此推测的情况下,仍然将莫大的权力交到你手中,难道不正是某种信任和默许吗?毕竟您和家康不同,并非实力强到不能下手啊。”

  “正因如此,我才更不能愧对他的期待!”三成大声说道,“天下属于丰臣家,我们的战斗就是为了保证这一点!即使……秀吉大人怀疑我……”他的声音低了下去,似乎为自己居然被誓死效忠的对象怀疑,而感到十分失望和沮丧。

  武将又凑近了一些,轻声劝说道:“当时,毛利家和上杉家的领地也已不小,家康更不用说,而您却只有佐和山十九万石。您不觉得,他这样判断您,反倒是一种赞赏吗?与上杉家同样,您现在已经证明了自己治理天下的才能,可是等您去世,又该由谁来保护丰臣家?”

  若是以前的三成,大概会立刻回答“天下所有人”;但在两年内经历了两次作乱后,他已不敢如此断言。毕竟丰臣家是平民出身,缺少家族和谱代大名的支援,而丰臣秀次与小早川秀秋等人的事又证明了,即使是亲族,也未必值得信赖;纵然是清正和正则,也一度被家康蒙蔽加入东军。这样的状况,即使等秀赖成人也无法改变。

  “……的确有必要建立一个能更长久的统治机制,不过这件事就之后再商议吧。我们先继续说那些领地,你提起过去的事,意思是不用担心上杉家吗?”三成决定先把麻烦的问题放在一边,把话题扯回眼前。

  “不。我的意思是,既然丰臣家只余孤儿寡母,那么对丰臣忠心耿耿的您,就该想办法继续壮大自己的家族,以保证至少有一家实力足够强大的谱代大名,能一直守护着丰臣了。”武将说道,“所以,我建议——石田家自己留下这些领地。”

  “……”三成并没有立即反驳。经关原一役,他已意识到领地与兵力的重要,也懂得在这种时候,一味的清高并不可取。“您若觉得东北太远,可以将父兄改封过去,他们同样受到过故太阁的荫庇,这样也可以在日后牵制上杉家。”

  “让我再考虑一下。……还有,你完全没有提到对你自己的封赏,你有什么愿望吗?”三成已有几分被说动,但不愿当场应承,于是再次改变了话题。“我?对我来说,您能接纳我的谏言便已足够。但我有一不情之请,不知您是否可将我平调为兵部大丞?”武将俯首。

  三成迅速理解到,武将并不是厌倦了在自己手下做事,而是已经相信自己能够将个人情感与处事方法分开对待,于是打算从另一部官员的身份来协助他了。明明不是自己的家臣、也有了自己的领地,武将却还是如此忠诚地辅助着自己,三成不禁十分感动。

  “等我和兵部卿商议一下。”虽然说商量,但现任的兵部卿是公卿任虚职,若手握重权的三成开口,区区平调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武将拜谢后告辞。


  最终,三成还是接受了武将的建议,将兄长石田正澄远封东北,名义为“替丰臣家镇戍偏远易生动乱之地”,而对上杉家只是加封了三万石。武将也顺利调为兵部大丞,用另一部的权责协助起三成的工作。

  由于三成平时关注的多为民生问题、没有擅动各大名领国的意图,除被剔除的德川家康与前田利长外,其余三位大老也就随他去做。但三成没有忘记,曾经在他看来固若金汤的丰臣政权,在秀吉死后没多久便陷入了动乱;所以,他必须在自己尚掌权时、在威胁出现之前,就想办法确立起更加稳固的体制。

  庆长七年夏的一天,三成将朝中有智谋之名的亲信请到家中,名为茶会,实则密谈如何才能长久维护丰臣天下。大谷吉继建议,将丰臣属地周边加封二百二十万石,等同于将太阁藏入地集中到现领地附近;原本的藏入地则等额改易给被占去封地的大名。这样一则可以更加方便地管理,二则可以分散大阪附近的大名,减少威胁。

  “这会是相当浩大的改易,不过成效显著,值得考虑。为减少与大大名的冲突,可以尽量从封地少的开始下手,我自己最好也能首当其冲,虽然放弃佐和山会有些不舍得就是了。”三成如此评价,并继续询问其他人的看法。

  加藤清正建议,除继续使用大名的妻子儿女做人质外,还可以让领地相邻的大名轮流到大阪来居住,名为让他们参与国事的商讨,实则让他们无法全力处理领国事务;并且当邻国的家主总有一人不在时,结盟作乱也不易发生。

  “嗯,若以一年居住大阪、一年居住领国为限,会比较合适。这样的期限既能控制他们的行动,又不至于让家中其他人掌了权,成为新的作乱者。而且各地情况不同,让他们参与国事商讨也的确有价值。”三成点头。

  那个武将则提出,如今战国乱世刚结束不久,实力与功勋在人们的心目中还十分重要,秉承着惯性认可三成等人的实权;但时间一长,正四位下想要协管天下是远远不够的,五大老与五奉行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有一个被朝廷认可的正式职务。

  “秀赖大人已被视作公家,要继续升官毫无问题。按照我们当初的约定,等他成人后,现在的小早川秀秋就会从关白位上退下,由秀赖大人接任,这不成问题。”三成说。然而武将摇摇头,说关白毕竟是文职,原本由公卿兼任,掌管天下毕竟还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可是能掌管天下的武职,就只有征夷大将军了吧?秀吉大人曾经非常想要开幕府,可他的源氏血统无论如何都不被朝廷承认,才退而求其次的啊。既然他都不行,秀赖大人当然也一样了。”三成有几分沮丧。清正摸了摸下巴,突然说道:“三成,我记得你……的确是出自平氏的一个小支流吧?”

  “嗯?似乎是能扯上些关系……等等,你的意思是?!”三成理解清正言下之意的瞬间便目瞪口呆,“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我才是文官啊!”“你是文是武并不重要。”吉继摇摇头,“现在我们讨论的,不正是你的身后事吗?既然丰臣家做不了将军,那你来做,也不算是背叛丰臣家。”

  “可是——以往的将军都是真正的天下掌管者,如果让丰臣以外的其他人做了将军,和篡夺天下有什么区别?”三成试图反驳。“以往是以往,将军也是篡权天皇的人,并不是与生俱来就有掌管天下的权力。”武将也加入了劝说,“您正好可以改变这样不义的惯例,让关白司文、将军司武,两家配合治理天下,岂不是更加稳固吗?”

  “就算是这样!清正——你家也是清和源氏吧?!而且你是武将……”没等三成说完,清正就立刻摆手:“我就算了,我管自己领国那点事还好,要让我管天下,我没有经验也不是那块材料。如果你非要我做些什么的话,我愿意让我的后代监视着你的后代,一旦他们意图对丰臣家做什么,就不惜一切代价讨伐。”

  “……那还真是多谢了。”三成有点头晕,想起了当初正则在改投西军时对他说过的话——“如果战胜后你这个大脑袋有异心,也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可是,异心……他当时也完全没想过,战胜之后,自己的亲友居然会齐声希望他做将军啊。

  武将见三成为难,就先说道:“不过,这件事可以过段时间再说。吉继和清正的建议都需要一段时间来执行,我们可以先把注意力集中在上边,等到态势稍微稳定再考虑开幕府的事。”两人表示赞同,三成也不愿继续谈论这个话题,就推脱说要拟定执行细则,送三人离开。


  不久,吉继与清正的建议在得到秀赖的点头后,便对天下昭告下去。很快,政府先邀请没有因太阁藏入地而改易的大名到大阪来居住,此时许多在朝中任官的大大名本来就居住大阪附近、并且这一年也只剩半年,他们对这一政策没有太大意见;遭到改易的小大名尽管不满,但见三成首先将自己的领地从丰沃的近江迁到相模、伊豆、骏河、远江一带,也不敢违逆,只得照做。

  年末,关白小早川秀秋突然暴毙,关白的位置提前空了下来;又恰逢入住大阪的大名轮换,一时间大街小巷喧闹非凡,各式各样的流言蜚语四处传播,心有怨言的小大名们也会一不小心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抱怨几句丰臣家劳民伤财,或谈论起关白生前的种种不良逸闻来——毕竟小早川军人多口杂,即使秀秋最终加入了西军,让两个细作潜入本阵附近也是很奇怪的事。

  可这些人没有想到,政府的大量耳目也早已潜伏在这片混乱当中,正等着他们说出这些落人口实的话呢。等到头一批人全部离开、第二批人全部住定,政府便突然公布了曾经发表忤逆言论者的名字,还故意在每段对话中只挑了其中一方公布,他们的领地多被削减或没收。

  这下,被公布者纷纷大惊失色,又因为另一方的名字没有出现,不禁怀疑起是不是对方出卖了他们,彼此的信任一落千丈;没被公布者见到另一方的名字时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可最终没见到自己的名字,稍微松了一口气后,亦不敢再胡乱议论些什么,言行都谨小慎微起来,更不敢替对方出头。

  被空下来的领地,及因为小早川家绝嗣而无人接管的秀秋原领地,离大阪近的大约半数又归还给丰臣家,另半数由三成代管。这样,包括东北大片土地在内,实际掌控在三成手中的领地,便超过了一百八十万石,一举超过了毛利与上杉,仅次于丰臣。


  庆长八年,遵秀吉的遗志,秀赖与千姬结婚,居住大阪的大名全数到场庆贺,住在领国的也都派来了使者。同年,年仅十岁的秀赖升任正二位右大臣,官职与关原战前的家康同样。三成并没有一同升任,让人们确信丰臣家仍是天下的统治者。

  喜事告一段落后,三成请假回改封后的新领国监督建城,得到秀赖准许后离开。失去佐和山城尽管有些不舍,他也迅速决定,将骏河的兴津作为自己新的居城,并开始着手建造,建造期间先住在附近的清水城。没过几天,武将突然来拜访他,说是战后还没在自己领国呆过几天,便也请了几天假,顺便来看三成。

  “我的想法是,建成与佐和山的格局相似的坚城,你看,大概是这个样子。”三成知道他的好意,便忽视了大津离骏河很远这件事,直接给武将看了居城的设计初稿。武将拿过来端详一番,说道:“城的设计挑不出毛病,不过这规模……是不是太小了一些?毕竟,您之后是要在这里开幕府的啊。”

  三成心一沉,闭口不言。“您不必再推托了。将那些领地划给自己,不就说明您已有此打算吗?但总量又控制在丰臣家以下,您的意图,大家都会理解的。”武将再次劝说道。“……我知道。只是,会不会太快了……?”三成盯着设计图看,好象要数出天守阁上盖着多少瓦片来。

  “或许是有些快。不过现在秀秋已死,秀赖大人再过两年也可以直接就任关白了吧。他从小受到最好的教育,即使年幼,在您的辅佐下,说不定也能有些作为。可是人任官快,城一旦盖起来,却不是那么轻易能推倒重建的,您还是应该从现在开始就作建大城的打算。”

  “……”三成又考虑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不,还是建小城。即使我开幕府,也不会把事务都拿到这边处理的,政治中心依旧在大阪。否则,依照人心和惯例,就和我依旧架空丰臣没有区别,更谈不上两家通力合作了。”

  提议被三成拒绝,武将却突然笑了起来。“你笑什么?”三成有点窘迫地质问。“没什么,只是觉得……既然您早已下定决心,并有了对应的考量,我这次为劝说而特意赶来,也实在没什么意义。”武将敛起笑容,又对三成拜了一拜,“希望您就任征夷大将军的那天,仍能将我列在您的麾下。”

  “你啊……”三成苦笑着摇了摇头。经过这几年的近距离共处,他早已对武将的意图心知肚明: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人决意效忠的对象并不是丰臣,甚至不是为了天下太平在战斗,而是一心为了他石田三成。

  从前田利家逝世以来,武将既时刻为自己的前途出谋划策,又不直接违逆自己的意图,而是用他的计策与劝解,巧妙地一步步将自己推到了这个位置。从心意上,他与自己最忠诚的家臣毫无二致;而他没有做自己的家臣,也只不过是因为以瓜葛较少的身份,更有利于他的行动罢了。

  可事到如今,即使意识到这一点,三成也已经不打算后退。不仅仅是因为骑虎难下,也是因为亲友们说服他时、描绘出的天下图景,的确符合他的理想。物量固然不能永久统治一切,但如果连最基础的物量都失去了,又该向谁去宏扬大义?一旦无法扶稳天下、导致再度陷入战乱,再好的道理,也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

  因此,三成已经下定决心,要将巨大的权力掌控在自己手中。秀赖大人一定能够理解的,但我说不定会被史书称为佞臣吧。不过即便如此也没关系,就像那家伙说的一样,欲成大事的时候,就不要管一些细枝末节,何况是遥远的后世。

  如果有人要称辅佐我的那家伙为佞臣,那这恶名也由我一并承担就好。毕竟作为事实上的主君,是我未能更早察觉他的真意,才会一直走到这一步。以后,我只能继续拼尽全力,为了丰臣与幕府并立的天下能够长久地国泰民安,来多少洗刷这不义的污名。

  念及此处,三成对武将说道:“那是当然。擅自将别人推上了贼船,你也别想轻易隔岸观火。”“明白。”武将淡淡微笑。“那么,新的居城就还是按这个设计来建造。你视察完领地也尽快回朝中吧,这边你已可以放心了,该继续把握朝中动向了。”三成言下之意,已完全将武将当作自己的亲信部下看待。

  武将自然也明白他话中含义,点头称是后,便向三成告辞。三成目送着他离开,回想当初他护送自己逃离大阪之时,感觉恍若隔世。几年间,天下变化巨大,没有改变的,唯有与他的亲近感,三成不禁倍生欣慰。


  庆长十年,丰臣秀赖正式接任关白一职。同年,经过向朝廷奏请,石田三成就任征夷大将军,并在兴津建立幕府,任用一位多年名将为总管统领,并将兄长的次子过继为养子。尽管开设幕府,石田三成却在大阪昭告天下,称今后的将军只能作为最高武职辅佐丰臣,世代不得取而代之。一旦有确凿证据表明当今将军欲对丰臣家不利,可由加藤、福岛、大谷几家联名弹劾。由于丰臣与石田早已牢握大权,这一并没在国内掀起多少波澜;反倒是关白和将军文武共治、初代将军又自设了弹劾机制的新式政体,让人们津津乐道,想看这大胆的设想能否长久持续下去……



——END8 征夷兴津——

评论
热度(8)
© 血月 | Powered by LOFTER